“毁灭者被毁灭了?”

  终于赶到海姆达尔神殿的洛基,心里很不是滋味,重重的哼了一声。

  消灭一个毁灭者算什么?

  我要消灭的,是整个约顿海姆!

  一千多年了,托尔一共才杀死多少敌人?

  一千?

  两千?

  一万?

  而我只要一个动作,就能消灭几百万冰霜巨人!

  父王,母亲,阿斯加德的子民。

  见证辉煌的时刻到了!

  属于诡计之神洛基的时代,即将来临!

  洛基走进神殿,来到最中央。

  他深吸一口气,双手抬起永恒之枪,枪尖对准基座中央的深洞。

  狠狠插入。

  ……

  ……

  感受到希芙皮肤温度的不断降低,老王忍不住叹气。

  剧本里本来不该出现寒冰之匣的,在杀死劳菲之后,它就已经完成使命,被编剧彻底遗忘。

  结果还是出现了,原因其实很简单:

  洛基是一个善变的神。

  他和托尔相爱相杀一千年,彼此之间有深厚的感情。

  有些时候他恨不得托尔去死,但有些时候他又不忍心。

  纵观整个漫威世界,他大概都能算是最复杂的一个人。

  洛基的心情就像六月的天气,说变就变,而且基本上没办法捉摸。

  所以他会派毁灭者去地球追杀托尔,但在托尔回归后,他又不愿意动用寒冰之匣,因为他很清楚寒冰之匣太强大,一个不小心就会杀死托尔。

  而那个时间段的他,已经不想托尔去死。

  但现在……

  对面不是托尔,而是自己。

  是敌人。

  那还顾及什么?

  从雷神三部曲到复仇者联盟,再到无限战争,洛基的实力稳步下降,现在的洛基才是最强的洛基。

  他有开了全部权限的永恒之枪;

  他有依靠血脉力量才能使用的寒冰之匣;

  他还有阿斯加德源源不断的神力支持。

  如果时间拖得太久,他甚至能以“外敌入侵”为名,调动阿斯加德的军队。

  这是洛基的主场。

  所以……

  “这才是最艰难的一战啊!”

  希芙的体温继续下降,很快就要到达冰点。

  她的意识开始溃散,奥丁亲自附魔的整套神器,也无法抵挡寒冰之匣的一击之力。

  甚至就连自己的体温也在缓慢下降。

  更高阶的力量连寿老的力量都无法抵挡,两者虽然大致处于同一个档次,但还是有些差距。

  高阶半神和普通半神的差距。

  这是质量的差距,也是数量的差距。

  寒冰之匣一次攻击释放的冰霜神力,甚至还要超过一万个冰霜巨人的总和。

  相当于一万个冰霜巨人同时施法,用冰霜法术将自己禁锢。

  勉强达到大宗师级别的肉体,并不会比上古红龙更强,而寒冰之匣的威力,显然还要超过死亡骑士的神器,霜之哀伤。

  此情此景,让老王想起了冰封王座上,他和洛丹伦孝子“巫妖王阿尔萨斯”的那一战。

  霜之哀伤凝聚北极诺森德的极度冰寒,试图将他永恒禁锢。

  却被他依靠大宗师的肉体和真气,强行突破。

  然后用踏风神器“诸天之拳”召唤原始艾泽拉斯的元素之怒,以酒仙神器“福枬·云游者之友”召唤酒仙之怒,联合被霜之哀伤吞噬的无数灵魂,将其击碎。

  送阿尔萨斯上路。

  现在的处境并不会比当时更危险,至少对他来说。

  至于希芙……

  “别怕,有我。”

  温柔的声音传入希芙的耳朵,唤醒几乎要永恒沉寂的灵魂。

  绿色的真气注入体内,驱散无穷无尽的冰寒,希芙感觉到了温暖。

  从三九腊月到温暖春天,她在越来越舒服的感觉中缓缓苏醒。

  从身体到灵魂,都处于老王的包裹中,一向坚强的希芙,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做幸福,什么叫做被包裹、被守护。

  自从那年那天在洛基的恶作剧下,满头金发变成如瀑的黑发,她就发誓要变得强大,强大到让任何人都无法忽略她的存在,无视她的想法。

  她无数次让自己陷入最危险的战场,却从来没想过靠任何人拯救,包括托尔。

  千年的战斗,让她以早就消失的女武神为目标。

  虽然英灵殿早就不复存在,但在阿斯加德所有人的眼里,她是最接近女武神、甚至不亚于女武神的第一女将。

  得到了奥丁的认可。

  得到了弗丽嘉的欣赏。

  然而现在……

  千年的坚强被寒冰之匣击破,强势的女人需要更强势的男人抱紧,原来被拯救被守护的感觉这般美好。

  女人有时候是应该柔弱一点。

  这样才能得到女人的快乐。

  只是……

  我们该怎么出去?

  “别担心。”

  老王轻声道:“被冰封这种事,我有经验。”

  轻柔的声音在灵魂层面响起,希芙很想眨眨眼。

  奇怪,你为什么会有被冰封的经验……

  就算你有经验,但那可是寒冰之匣啊!

  按照你的说法,洛基身上流淌着冰霜之王劳菲的血脉,寒冰之匣在他手上的威力,远比永恒之枪还要强大十倍。

  虽然你一直在用生命和灵魂守护我,但连你也无法抵抗寒冰之匣的侵蚀,我能感知到你的体温不断下降。

  我们或许在下一刻就要一起死在这里。

  你又能有什么办法?

  老王微微一笑。

  我的肉体和真气,都比不上前世冰封王座之战,但这里不是北极诺森德,也不是冰霜巨人的约顿海姆,就连寒冰之匣也已经被洛基带走。

  阿斯加德的神力不断从外界试图入侵,消耗得不到补充的冰霜神力,看似坚硬的冰层,实际上比起阿尔萨斯的技能差得远。

  那么……

  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冰的天敌是火。”

  老王轻声道:“想要融化寒冰,当然要用火!”

  火?

  哪来的火?

  希芙不明白。

  她正要说什么,忽然感觉到了温暖。

  下一刻,她听到了一个声音,一个浑厚、炽烈、仿佛从远古时代的岩浆层传来,带着地火味道的声音。

  “让火焰净化一切!”

  这是谁,是谁的声音?

  为什么只是听到了声音,就让我感觉到灵魂震颤,仿佛和一个如众神之父般强大的存在面对面?

  希芙不知道。

  她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有人知道。

  沉睡的奥丁灵魂一阵悸动。

  “连接另外一个宇宙的通道,又出现了?”

  “那是什么,一个和苏尔特尔差不多强大的存在?”

  “他的手上握着一把锤子,一把几乎和妙尔尼尔一样强大的锤子?”

  “那把战锤上燃烧的火焰,难道是永恒之火……”

  “不,不是!”

  “那是一种更加狂野、更加原始的火焰,那是世界之初的原初之火!”

  奥丁早就被几千年风风雨雨消磨宁静的内心,忽然起了波澜。

  这一代的不朽铁拳,居然能召唤不弱于我的力量?

  至尊法师古一根本就不是他的靠山。

  他这样的人,哪还需要靠山?

  老王和希芙抱在一起,被洛基冰封。

  厚厚的冰棺上空,忽然出现了一把巨大的战锤。

  那是来自魔兽世界的“萨弗拉斯,炎魔拉格纳罗斯之手”,火元素领主拉格纳罗斯的武器。

  战锤从时空的另一端飞出,狠狠的砸中冰棺。

  细小的裂缝出现。

  刚开始只有一条,然后是第二条、第三条。

  不到3秒钟,冰棺上出现了几百条裂缝。

  随后……

  冰棺破碎!

  炎魔之锤消失不见,然后时空通道也跟着消失。

  老王终于脱困。

  “嗯~~”

  希芙倒在老王怀里,情不自禁的抽搐。

  寒冷仍在,连她这么强大的体质都有些承受不住,灵魂无比虚弱。

  另外……

  不是说好用火焰融化寒冰的么,怎么变成锤子了?

  冰棺被打碎,被冻结的她不可能毫发无损,虽然有老王的真气保护,但受到重创。

  “别担心,有我。”

  老王笑笑,绿色的抚慰之雾弥漫希芙全身。

  希芙感觉到好暖好暖,受伤的皮肤和五脏六腑,都好像一万只蚂蚁在咬,好痒好痒。

  不过瘙痒只持续了几秒钟,就彻底消失,一个水晶瓶递到了希芙面前。

  “喝了它。”老王说道。

  希芙犹豫了一秒钟。

  王局长你才刚喝过,瓶口还残留着某种不明液体,这样不好……

  正要说什么,希芙忽然脸色一变。

  老王比她更早感知到远处的能量波动,脸色如常。

  果然……

  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他们同时转头,看向彩虹桥的尽头,海姆达尔神殿。

  神殿顶端的金色球体,在彩虹桥力量的催动下不断旋转,顶部的尖端对准了某个方向。

  一道七彩之光从尖端发出,化作越来越粗的光柱。

  然后以不可思议的空间迁跃方式,在不到10秒钟后,击中了不知道多少光年之外的另外一颗星球。

  一颗永恒冰冷的死寂星球。

  星球的映射在天空中出现,甚至能清晰看到上面的建筑物。

  光柱击中星球表面。

  所有建筑被摧毁,甚至连星球本身也开始震颤。

  “那是……约顿海姆!”希芙惊叫。

  老王默不作声。

  彩虹桥的力量朝着约顿海姆倾泻,约顿海姆的力量也通过逆行方式,来到了阿斯加德。

  比之前还要庞大的冰霜神力,化作寒冰在海姆达尔神殿蔓延,很快将整个海姆达尔冻结。

  “好强大的能量……”

  老王喃喃自语,双眼放光。

  能够毁灭星球的力量,远比毁灭者更强,哪怕在魔兽世界,这样的神器也不多见。

  不知道和聚焦之虹比起来怎么样。

  “奥丁不愿意用彩虹桥攻击海姆达尔或者其他世界,是有道理的……”

  晚年的仁慈是一方面。

  约顿海姆虽然不像地球有三大圣殿的守护,无法抵挡彩虹桥的远程攻击,但它本身的力量也不能小觑。

  彩虹桥当然能毁灭约顿海姆。

  但约顿海姆的反击,绝对能重创阿斯加德。

  这是一把双刃剑。

  “留在这里。”

  老王话音刚落,消失不见。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魔兽入侵漫威,魔兽入侵漫威最新章节,魔兽入侵漫威 E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