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第一锦鲤 第160话 雨夜的猫和老鼠

小说:重生之第一锦鲤 作者:叶辞雪 更新时间:2019-08-05 23:55:25 源网站:2k小说
  【待捉虫】

  天歌连忙毫不顾忌形象地捏着鼻子张大嘴巴,生生将那个喷嚏忍了下去。

  雨声交杂,成功帮她掩盖住那一刻的气息。

  “这破天气,雨还下个没完没了了。”

  那一队人逐渐靠近,声音也渐渐清晰。

  听着这样的抱怨声,同行的人当中当即有人眼风扫来,不满呵斥:

  “都睁大了眼睛盯仔细了,如今正是紧要关头,若是出了什么纰漏连累大家伙儿,届时可别怪彼此不顾兄弟情义。”

  潘炳涵治家如治军,推行连坐制度,但凡一道办差的人,若是事情不殆,那么悉数受到惩罚,所有人都会被丢进蛇窟去。

  但这并不代表死路一条。

  被丢进蛇窟中的人,若是可以成功杀掉其他人,成为最后脱颖而出的那一个,则可豁免死罪得到饶恕。

  这样血淋淋的规则,使得每次被外派执行任务的人都十足十的小心,相比之下守护潘府内宅的侍卫,就没有这样过大的压力。

  毕竟这么些年来,还没有人能成功闯入潘府做出什么不轨之事来。

  其实若真算起来,也是有的,譬如前些日子闯入府中的两个黑衣人。

  但这一次,潘炳涵念着需要人手,罕见的没有惩处府中侍卫。

  除了昨晚上的五个人。

  “他们那是保护大人不殆。五个人都能让别人伤了大人,不喂蛇还留着做什么?”

  先前说话的护卫显然并不将领队的警告当回事。

  他在潘府几年了,不是几句威吓就能吓得屁滚尿流兢兢战战的新人了。

  那首领见他如此冥顽不灵,显然不想再跟他多说。

  只要他多些仔细,那么就算是有那么一两个人疏忽了,那么也不会出太大的纰漏,保住弟兄们和自己的性命还是可以做到的。

  天歌睁着眼睛,看那一队侍卫越来越近,愈发不敢发出声音。

  好容易等着这一队人走过,她这才慢慢猫着腰站了起来。

  今日下午罗刹司提供的潘府地图她已经烂熟于心,眼下只等着按照计划的线路,小心躲过潘府侍卫的布防,摸到潘炳涵的与院子去。

  潘炳涵乃是大金人,大金以西为尊,这一点也体现在潘家的宅子布局上。

  潘炳涵居住的地方和书房,便是在最西边,而那里也是真个潘府布防最为森严的地方。

  而天歌此刻所在的位置,则在布防稍弱的东边。

  但这也意味着,距离她要去的地方,还有些距离。

  不过好的一点是,因为并不待见郭夫人,所以此处正是郭夫人的居所,也是最一开始潘府初建时期,按照大周习俗设定的婚房。

  天歌贴墙而行,然而临到月洞门,还没来的及跨过,便见有人快速往这里走来。

  天歌连忙贴靠在旁边一株木槿花后,借着旁边的葱木遮挡了身形,谁曾想那人到了她跟前,却并没有再行,而是左右梭巡一圈,忽然背对着天歌站在了路对面的花丛中。

  紧跟着,雨点敲击花木的声音突然加大。

  天歌抬头感受了一下飘落在脸上的蒙蒙细雨,再听着那水柱直躺的声音,顿时有种骂娘的冲动。

  “看来以后晚上不能多喝了,不然这紧俏起来,还真是不大能憋得住。”

  带着熟悉音色的自言自语传来,天歌脑海中顿时冒出一个念头来。

  手在袖中微拈,眼见便要挥出,谁曾想那正在自我解放的侍卫忽然回过头来。

  “什么人!”

  与此同时,天歌手中的骨针无声刺入他的脖颈,只留下那侍卫瞪得圆大的双眼。

  天歌趁机窜出,在侍卫倒在那片被浇灌过的花丛之前,将人拖到花丛深处。

  之后,再出来,她已然是潘府侍从的打扮。

  ……

  ……

  顺着卵石道走到郭夫人的院子前,迎面而来一个提着食盒的婢女。

  一见天歌走来,婢女当即后退一步,半行一礼。

  然而她等了一息,却发现眼前的侍卫没有离开,而是忽然在她的跟前停住了脚步。

  婢女心中一惊,身子微微抖动起来。

  在这府中,护宅的侍卫那是比管家地位还尊崇的存在,而且这些人的行事,底下人也早有耳闻,此刻一见那人停在自己跟前,登时惶恐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侍卫……侍卫大哥……”那婢女怯怯开口,却一点也不敢抬头。

  “这位姐姐这会儿是要做什么去?”

  府中侍卫护宅守职,有权过问任何人值得怀疑的行径。

  但这道清朗中带着润泽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使得婢女心中紧张一泄,微微抬起头,将手中的食盒往前探了探:

  “夫人刚用过药,婢子这会儿将东西送回厨房。”

  “夫人这会儿可醒了?”

  听着这声关切,婢女的胆子大了些,“还没有醒,大夫说是惊厥过度,约莫得到明日才能醒来。”

  “这样啊……”天歌点点头。

  她对舌头的事情并不知情,只心道也不知罗放那小子做了什么,竟然吓得郭夫人能晕到明日去。

  这当口,那婢女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来,“侍卫大哥……”

  然而这一眼,却让那婢女的声音忽然顿住。

  眼前的男子跟她平时见到的那些粗莽样子截然不同,竟是有着一张出奇好看的脸,在卵石道上风灯的映衬下,竟是更带着些许让人难以置信的虚幻感。

  “不是我不怜香惜玉哦。”

  天歌叹息一声,一记手刀砍向少女的后脖颈,另一只手则小心的接过婢女手中的食盒。

  又是一阵而过,等到卵石小岛上再出现提着食盒的婢女时,已经换了一张截然不同的俏美容颜。

  “实在是对不住了。”

  朝旁边掩映的花丛看去一眼,天歌这次提着食盒,从容垂首往前走去。

  ……

  ……

  潘府游廊亭下,三名侍卫正靠在廊柱上等着什么。

  其中一人实在忍不住,径直走到旁边的廊椅上坐下,出声抱怨道:

  “老四那是怎么回事?撒泡尿都这么久,真他/娘/的懒人屎尿多。”

  旁边另一个人跟着应和:

  “就是,每次都是他偷懒最多,大家给他擦屁股,今晚这鬼天气,他居然还不可着点儿紧。我还等着一会儿巡视完换岗睡觉呢!”

  听着两个同伴的抱怨,为首的侍卫望着老四离去的方向紧锁眉头,不多时忽然一声低呼:

  “不好!”

  说完也顾不上多说,当即从长廊上翻下,往先前老四所去的方向奔去。

  后头二人一见,也止住了话头,紧跟了上去。

  望着迎面飞奔而来的几人,天歌连忙提着食盒垂首避到一旁,听着几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她这才重新稳步走了起来。

  ……

  ……

  东苑花丛中,三名侍卫终于找到了老四。

  看着丢在旁边的黑衣和那身被扒掉的侍卫服,为首的侍卫目光沉沉。

  蹲下身来查看的侍卫探着老四的呼吸,又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周身,轻轻摇了摇头。

  “没有伤口。”

  “杀人无形么?”

  为首的侍卫冷哼一声,神色冷峻。

  一脚踩在老四白色的里衣上,他唇齿间蹦出的字透着森森寒意。

  “也该是他!平素偷懒,如今被人夺命,死得不冤。”

  剩下两人没有说说话。

  虽说对于老四,他们心中颇有不满,但此刻看到人死在自己面前,却还是有些惋惜。

  “发令!警示弟兄们戒备,严查所有穿着内宅侍卫服的生面孔!”

  ……

  ……

  一道令箭划破长空,在雨夜长空中划出一道光芒减弱不少的烟火之色。

  但饶是如此,这样独特的烟花令箭,却仍旧让分散在潘府内宅外围还有排布在屋顶之上的暗哨都为之一振。

  “又有人闯进来了!居然还杀了人!”

  守在潘府书房外头的侍卫小队长蓦然抬头,声音中带着几分咬牙切齿。

  上一次就有人闯到了书房,若不是因为机关排布没法靠近,只怕早已诡计得逞。

  那次大人难得开恩,没有处罚他们,但却也明确表示这将是最后一次。

  若再有下次,那么就算是他,也得去蛇窟喂蛇。

  “所有人听令,有奸细混了进来,从此刻开始,不管是谁靠近,都绝不放行!全部都打起精神,严防死守!但有纰漏,定惩不饶!”

  “是!”

  训完话,侍卫小队长抽出腰间长刀,从身边的里的最近的侍卫逐一查看,夜色浓重,侍卫队长看得仔细,大蒜味儿的呼吸甚至都直接冲着被检查之人直直扑来。

  “让你方才别换衣服,你偏要换,这会儿可要怎么躲过去!”

  眼见那侍卫队长越来远近,罗真恨不能踹罗放一脚。

  方才放倒了两个之后,那家伙就迫不及待的将女装换了回来。

  蛇窟那边该安置的东西都已经安置好,但是书房这头却哪里有那么容易混进去?

  “那你怎么不穿?又没人跟你抢那裙子。”罗放没好气一声,心中也是着急万分。

  “别贫了,赶紧想办法吧!”

  罗真轻斥,想到方才那侍卫队长一声喊,显然是说他们混进潘府且杀了人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是罗江他们几个暴露了,还是与他和罗放。

  潘府侍卫的手段罗真极其清楚,如果真的引了人来,那到时候必会死命围剿。

  可是他们只有五个人,大人愿意调动的也就只有五个人,这样算来……

  “先前姓林的小子不是说不怕打草惊蛇么?”

  罗放突然开口。

  “既然不怕,那咱们就好生闹上一番,闹得越乱,让潘府这些人越无从追起更好。”

  罗真一惊:“你是说?”

  “反正是那小子自己说的,咱们今晚只顾拿到该拿的东西就行况且,如今不是已经打草惊蛇了吗?”

  罗放冷笑一声,想着先前的女装之仇,看着越来越近的侍卫队长,忽然指着一个阴暗不明的方向大喊一声:

  “有人靠近!”

  说着朝着那个方向直奔而去。

  这突然的举动使得侍卫队长当即跟了上去,身后还跟着几个负责侍卫。

  而这时候,罗真暗叹一声,蓦然指着另一个方向扬声奔走:

  “在那边!两个人!”

  此声一出,更多人的侍卫拔刀跟上。

  然而谁曾想,这么饶了几个弯儿之后,众人跑了几个圈儿,但原先出声大喊的侍卫却已然不见了踪影。

  这时候终于有人回过神来:

  “中计了!”

  等到侍卫队长领着人回来,先前整齐严密的布防已经打开了一个大口,他甚至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闯入书房。

  但让他带人核查,去闯书房,他却还没有那个胆子大人的书房,非令不得入内!

  雨落而下,满腔憋闷愤恨瞬间化作三个字:

  “他/娘/的!”

  ……

  ……

  而此刻,不仅仅是潘府书房,在其他地方,同样也出现了这样的混乱。

  天歌穿梭在花丛中的卵石小道上,专寻无人的地方快步行走,若是万不得已遇上往来的侍卫,则小心的避在路边。

  这么一路走来,倒是没有遇上一个对她心生怀疑,或者说根本顾不上怀疑她的人。

  而那些侍卫走过时零散的话语,也让她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想着,她转身拐进了一座假山后头。

  谁曾想再出来的时候,还没走几步,便被一道声音喊住。

  “前头的,站住!”

  天歌暗道不妙,脚下的步子又行进几步,然而这一次,身后的声音变得更加响亮,也更加逼近。

  “我说,站住!”

  天歌的步子终于停了下来,垂首立在道路旁,整个肩膀都微微抖起来。

  “哪个院子里的?做什么去?”

  “东……东苑的,夫人刚用完药,吩咐奴婢去送……送食盒。”

  柔柔怯怯的声音传来,再加上那整个都颤着身子的消瘦身形,让潘云缓了声气,但说出口的话依旧不容置疑。

  “将你的食盒打开来。”

  天歌蹲身照做,待瞧见里头地方却放着一只还残留着药渣的碗时,潘云顿时心下微松。

  “夫人现在如何了?”他问道。

  郭夫人惊厥的事情他知道,若是仔细论说起来,跟他跟大人禀告的事情脱不开关系,虽说他之所为是阿职责所在,但一想到那样的东西送到一个妇道人家面前,却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大夫说,夫人惊厥过度,约莫得到明日才能醒。”

  “嗯,既如此,你便去吧,早些回去东苑照顾夫人。”潘云说完,挥了挥手。

  “是。”

  天歌低应一声,缩着身子快步离去。

  心中庆幸得亏她方才扔掉了放在食盒中以备换装之需的侍卫服。

  而在她走后,潘云先是对郭夫人抱了些许同情,但是他很快觉察到不对来。

  从东苑去厨房,根本不会走这条路!

  脑中有什么快速闪过,潘云沿着天歌的来处循去,果见一件被丢在假山后的侍卫服正躺在那里!

  “该死!”

  一声暗骂,再一支烟花令箭蹿上夜空! 2k小说阅读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重生之第一锦鲤,重生之第一锦鲤最新章节,重生之第一锦鲤 2k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