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是妖二代 775 遗书

小说:原来我是妖二代 作者:卖报小郎君 更新时间:2019-10-16 08:02:33 源网站:uu小说
  雷电法王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来,在场都是高手,耳目聪慧,当即停止交谈,向直升机靠近。

  嚎啕大哭的胡言顿时失神,狼狈的爬起来,冲向这边。

  事关皇的安危,头等大事,任何情绪他都能压制。

  李羡鱼打开舱门,坐在驾驶位,回应雷电法王:“在听!”

  一双双眼睛盯着无线电的扩音器,每个人脸色都异常严肃。

  东海的结果,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大局的胜负走向。

  不死鸟若是能击败多尔衮,这场浩劫等于提前结束,剩下一个贝克·理查德森那臭弟弟,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他还得立正。

  反之,事情就大条了。多尔衮吞噬黑龙,重返极道巅峰,贝克·理查德森吞噬破军遗蜕,也踏入极道巅峰。

  再有一把砍谁谁死的草薙剑。

  局势就会对宝泽非常不利。

  胡言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如擂鼓,一声又一声,仿佛要挤破胸膛跳出来。

  得到李羡鱼的回应,雷电法王幽幽吐出一口浊气:“万神宫之主败了。”

  轰!

  焦雷在耳边炸开,雷电法王这句话,与五雷轰顶没有区别。

  四周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气氛陷入绝望、凝重,但仍旧没有人说话,这个打击太大了,以致于没人敢主动打破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胡言脚下不稳,一个踉跄跌坐在地,整张脸煞白煞白,连嘴唇都褪尽了血色:“皇,皇败了。”

  一切都完了,万妖盟护法死伤殆尽,皇也跟着陨落,万妖盟从此终结。

  他再次变成了孤胆英雄。

  之前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期盼,化作泡影。

  这一刻,胡言感觉全世界都远离了自己,竟生出不如追随他们而去的念头。

  李羡鱼呆呆的坐着,嘴唇微微发抖。

  雷电法王听见对面忽然失声,很能理解李羡鱼等人的感受,因为他得知这件事时,同样如此。

  “观测员亲眼见到,多尔衮形貌大变,类似龙人。我推测他已经吞噬了黑龙,重返极道巅峰。”

  “而在他离开海面时,手里托着一枚火红色的蛋”雷电法王半确定半汇报的语气:“你说过,万神宫的核心宫殿里,有蛋壳,是不死鸟重生后留下的。”

  明显的,多尔衮手里那枚蛋壳就是不死鸟的遗蜕。

  “多尔衮没有对观测员赶尽杀绝,他随后遁往公海,在米利坚那艘战船上。”

  “米利坚战船的位置能锁定吗。”

  “可以。”

  李佩云发狠道:“用核弹炸死他。”

  “来不及,先不考虑公海和米利坚那边的反应,这东西不是说用就用,要走流程。”没人愿意回答李佩云的意气之语,那边的雷电法王叹口气:“到那时,多尔衮早不见了。”

  而且,那里是海啊。极道巅峰的多尔衮,核弹真能在海里杀死多尔衮么?

  打的着吗?

  没人能保证,尤其了解到极道巅峰的强大后,核平多尔衮的建议,不需要考虑。

  “皇不会死,”这时,胡言开口了,他以极强的毅力压住了翻涌的情绪,眼神恢复睿智的平静:“多尔衮没有掌握气之剑,他杀不死皇。”

  草薙剑毒素强悍,对主宰有致命威胁,可是,最多也就打回原形(遗蜕)。

  否则,早在远古时代,毒尾就把八位主宰全部干掉了。

  “但他可以窃取权柄,”丹尘子看了眼李羡鱼,略微犹豫后,选择继续说下去:“只要窃取了权柄,取而代之,原先的主宰相当于彻底死去。”

  不灭的是遗蜕,是权柄,而不是某个意志。

  对于李羡鱼来说,即使不死鸟的权柄依然存在,可如果那个意志消亡,和死有什么区别。

  胡言摇头,目光灼灼:“多尔衮不会把皇的权柄拱手送人,绝对不可能了。”

  “理由很简单,以他现在的状态,还有草薙剑,贝克·理查德森的晋级,可以说是稳赢了。”

  “他又怎么会把皇的遗蜕拱手送人,徒增变故呢。”

  “而是会充当后手,留下来。”

  说到这里,胡言叹口气:“但是,可能我们永远都无法再见到她了。”

  主宰析出遗蜕后,想要彻底复苏,重返极道巅峰,需要无尽的岁月。

  即使有朝一日,皇重新诞生,那也是沧海桑田。

  时代变迁了。

  “三无怎么样。”秦泽问道。

  “她,”雷电法王深吸一口气,声音愈发低沉:“牺牲了。”

  祖奶奶下意识的看向曾孙,看见的是一个雕塑,而不是真人。

  丧失了灵魂。

  她内心一下揪住,为他心疼。

  “阿弥陀佛。”戒色低声念诵佛号。

  身边的道士和尚同时低头,念着“阿弥陀佛”和“无量天尊”。

  丹尘子想安慰一下李羡鱼,记起李佩云的前车之鉴,便又住口了,缄默不言。

  真正的悲伤是不能安慰的。

  “现在该怎么办,我们拿什么和多尔衮斗?”李佩云嘀咕。

  祖奶奶看了眼这位妖道传人,微微点头,他问出了自己想问的,祖奶奶表示很满意,这样一来,她只要听着便好了。

  总是开口问“怎么办”、“为什么”,有损她无双战魂的形象。

  没人能回答李佩云,战局如此不利,好似到了穷途末路,如何还能想出破局之法呢。

  若是国战,此刻,当朝者该考虑投降求和了。

  “还有一个办法!”

  木然呆坐的李羡鱼忽然开口,他隔着玻璃,一双眼睛里透着难以言喻的复杂。

  一个人的眼睛竟然能如此复杂,让众人一瞬间看到了悲伤、愤怒、凄凉、痛苦等诸多神色。

  而他的脸庞,且麻木的像是人偶。

  在众人茫然的目光里,李羡鱼没有解释,掌心白光喷涌,气兵凝聚成二十公分的匕首,刺向太阳穴。

  咔擦!

  千钧一发之际,机舱玻璃碎裂,两只纤细的胳膊同时伸进来,两只白软小手也在同时握住了李羡鱼的手腕和小臂。

  是翠花和祖奶奶。

  猫的反应速度让她做出了不输祖奶奶的速度。但其实力道差远了,如果祖奶奶选择旁观,认同重启,李羡鱼这一剑依然能把自己脑壳捅穿。

  李羡鱼一寸寸扭过头来,茫然看着她俩:“为什么?”

  翠花和祖奶奶相视一眼,同时说:“条件反射。”

  是真的条件反射。

  任何理由,都无法阻止你看到最在乎的人做出自尽动作时,忍住不出手阻止。

  当场几个核心人物心里了然,而戒色和道佛两教的宿老则面面相觑。

  没看错的话,李羡鱼刚才是要自尽?

  他承受不住打击,心里崩溃了吗。

  此子踏入血裔界以来,虽说波折横生,历经苦难,但终究只有区区八个月的光景,心性修为还是不够啊。

  能忍受一定的风浪,真正面临狂风巨浪时,难以支撑。

  “你不能回溯。”俊美的眯眯眼男人,脸色严肃,认真的盯着李羡鱼。

  “我刚想起一事,”没等李羡鱼问,他自顾自的说下去:“进入万神宫之前,皇给了我一封信。我留在外面统筹万妖盟,不单是实力不行,也是为了保住这封信,找机会交给你我情愿没有这个机会。”

  信?

  李羡鱼一愣。

  “她说,如果她不幸在万神宫里陨落,但我们取得了胜利,就让我把信交给你。若是破军等人胜利,则不必再交给你。”

  “得知你们安全离开万神宫,我就忘了这件事,谁知道”

  胡言说着,掏出皮夹子,把一封信夹出来,递给李羡鱼。

  李羡鱼没有第一时间展开,指肚摩挲信封,眉头紧皱。

  这封信可以看作是冰渣子提前准备好的遗书,上战场嘛,留遗书本该是正常操作。

  可是,冰渣子是所有人里最不需要留遗书的,谁能杀她?

  她实力最强,又拥有不死不灭的特性,结果偏偏就是她提前留了遗书,这不合理。

  难道冰渣子知道自己会陨落李羡鱼瞳孔一缩,涌起不可思议的猜测。

  “你倒是看啊。”祖奶奶催促道。

  大家都盯着他,都想知道信上的内容,其中包括胡言。

  这封信他始终带在身上,不曾打开。对此,他本人也无比好奇,想知道皇留给李羡鱼的是什么,也许是后手。

  是翻盘的关键,是最后的希望,也说不定。

  不单是他,其他人也是怎么想的。

  轻飘飘的一封信,在这一刻似乎变的沉重,重到李羡鱼迟疑着不敢打开。

  如果真是这样,这封信里的内容,也许就是一切的真相。

  这是冰渣子最后的交代。

  从此以后,两人之间将隔着万古的岁月。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原来我是妖二代,原来我是妖二代最新章节,原来我是妖二代 uu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